<th id="4lxkt"></th>

  • <rp id="4lxkt"><object id="4lxkt"></object></rp><em id="4lxkt"></em>
    <em id="4lxkt"><acronym id="4lxkt"></acronym></em>
  • <th id="4lxkt"><pre id="4lxkt"></pre></th>
    1. <th id="4lxkt"></th>
    2. <rp id="4lxkt"><object id="4lxkt"></object></rp>
      <s id="4lxkt"><object id="4lxkt"><listing id="4lxkt"></listing></object></s>

        投稿邮箱:1651397158@QQ.com | 电话:0818-2250711

        首页 行业频道 天下达州人

        大竹县夫妻携手二十七载坚守林业第一线

        达州网消息(魏坤)被誉为“川东绿竹之乡”的大竹县,在基层林业站有一对夫妻,同一年出生,同一年毕业同一学校,同一年被分配到基层林业站,在林业一线一干就是二十多年。二十七年来,他俩用青春和热血坚守在林业最基层,用爱情和担当抒写林业改革发展变化,他俩爱岗敬业、奉献基层的平凡故事在美丽竹乡林业战线传为佳话。他俩就是大竹县杨家林业站站长欧一与清河林业站副站长江行赤夫妻。

        1974年,欧一、江行赤出生在大竹县欧家镇、东柳乡,1992年毕业于四川省林技校,毕业后他俩分配来到了文星、清河林业站工作。当时基层林业站条件差、任务多,生活清苦。正是有了这些特殊经历,他俩在工作中相互了解、相互鼓励、相互支持,慢慢地他俩相爱了。1997年,俩人在亲朋友好友和无数林业人的见证下喜结良缘,开启了二人共同的美好生活。

        基层林业站是林业部门的最前沿阵地,是连接政府与百姓的桥梁与纽带。上世纪九十年代,林业站的主要任务就是组织造林、护林和资源管理,还要担负育林费发展资金征收工作。那时,大竹县到村社道路较差,交通、通讯十分不变,林业员的大多工作只能靠步行。工作中,欧一夫妻渴了只好用山泉或溪水解渴,累了只能背靠大树在树荫下歇一会儿。即便夫妻身处两地、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俩人也觉着日子满是滋润。

        由于基层林业工作事情多,加之文星到清河相距70余公里,欧一夫妻一般十天半个月才能团聚一次,结婚几年来也没顾得上要孩子,直到2002年,俩人有了爱情的结晶。说起这个小生命,也给他们两人带去了不小的考验。当孩子的第一声响起的时候,我想任何父亲心里都是想第一时间抱抱孩子,作为刚刚分娩的妻子心里又有多想能够得到丈夫的安慰。9月份的天气正值炎热干燥,是护林工作的一个大的考验。孩子出生的时候,身为父亲的欧一还整天在山上巡查,用脚步来丈量山林的尺寸。那个时候,山区农户众多,用火安全隐患多,唯有多巡走、多宣传、多查看,才能将隐患降到最低,确保森林资源的安全。没能陪伴孩子的出生,是任何一个作为父亲的遗憾。他心怀惭愧,但是这林区大地也需要他,需要他呵护这青山不倒,绿水不断。整整一周后才回到家中,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眼角噙满了难以抑制的泪水,唯有自己才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仅仅陪伴了两天,他硬是顶着家庭的压力和对女儿的不舍,离家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回到了那个需要他的山间林地。为此,头几年作为妻子的江行赤没少跟他抱怨。

        1998年至2010年,由于交通条件、工作环境等条件差,为了更好的基层林业工作,加之启动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退耕还林重点生态工程,开展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加快林业产业发展,任务重、工作多,工作单位不固定,欧一夫妻总是聚少离多,很多时候仍是一周甚至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无法陪伴年迈的父母,更无法照顾年幼的女儿,只能让他们老小为伴。27年里,欧一到过文星、石河、杨家林业站,每个山头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和汗水,几乎踏遍了竹乡的山山水水。

        “既然干了这一行,我们就要站好岗、尽好责、服好务。”这是欧一对同事和妻子常说的一句话,也是夫妻俩作为一名普通共产党员、一名基层林业人最朴实的信念。如今,随着经济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尤其是近年来大力推进林业改革,开展基层林业站标准化建设,大竹县基层林业站工作、生活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欧一夫妻俩工作之余在一起的时间也多了,也成为了林业站负责人。但管护这片绿水青山、担负林业扶贫的责任更重了。夫妻俩无怨无悔、坚守到底。

        责任编辑:唐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五分彩快开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