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4lxkt"></th>

  • <rp id="4lxkt"><object id="4lxkt"></object></rp><em id="4lxkt"></em>
    <em id="4lxkt"><acronym id="4lxkt"></acronym></em>
  • <th id="4lxkt"><pre id="4lxkt"></pre></th>
    1. <th id="4lxkt"></th>
    2. <rp id="4lxkt"><object id="4lxkt"></object></rp>
      <s id="4lxkt"><object id="4lxkt"><listing id="4lxkt"></listing></object></s>

        投稿邮箱:1651397158@QQ.com | 电话:0818-2250711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华社消息

        非洲中医扎根中国山区 20年培养逾5000村医

        “比起尖端人才,我觉得非洲更需要的是乡村医生。任何一个国家的医疗体系都不应该忘记基层。”来自马里共和国的迪亚拉在赴京参加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前对记者说。

        1994年,迪亚拉(右三)在成都中医药大学取得中医博士学位,他是中国培养的第一个外籍中医博士

        1994年,迪亚拉(右三)在成都中医药大学取得中医博士学位,他是中国培养的第一个外籍中医博士

        在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人民医院,迪亚拉正在给一个患者贴耳针

        在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人民医院,迪亚拉正在给一个患者贴耳针

        在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人民医院,迪亚拉正在询问患者的病情

        在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人民医院,迪亚拉正在询问患者的病情

        迪亚拉一家在云南昆明住处的合影

        迪亚拉一家在云南昆明住处的合影

        这位西非医生是第一个在中国取得中医博士学位的外国人。他自愿扎根中国西南山区,用中医专长救治贫困农民,还在20年里培养了超过5000名村医。

        1994年,迪亚拉在四川成都中医药大学取得中医博士学位。三年后,他在朋友介绍下加入了无国界医生组织,而一个云南项目让他第一次走进中国偏远的乡村。后来,他陆续参与了乡村医务人员培训、艾滋病、结核病防治、社区发展等项目,足迹遍布中国。

        20年来他培养的村医超过5000人,涉及四川、云南、江苏、黑龙江、湖南、青海等地。这些他培养的学生中,有接受过正规医学教育的中专毕业生,而有的人连小学都没毕业,字不会写,只会说方言。

        “我要用最短的时间让不同层次的学生听懂。”迪亚拉说。

        虽然精通古文、写得一手工整汉字,迪亚拉却很少用板书。他用简笔画、剪纸和实物讲述深奥的中医理论,并以讨论、观摩、操作等培训方式取代乏味的说教。

        迪亚拉的学生除了由各地卫生部门和医院召集,也有一些是他自己招募而来。他曾驱车到云南的一个工地,花了整整一天才找到一个初中辍学的女孩。这个女孩是村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女性,是那里最适合做村医的人选。

        “做现在这个工作也不是不好,但说实话这只是解决了你一个人的问题。你也知道,村子有很多问题,真的需要一个女医生。”迪亚拉的这番话最终打动了女孩。

        最近的一个乡村医生培训曾差点要了迪亚拉的命。8月初,在青海玉树的一个村庄,高强度的工作、3700米以上的海拔让54岁的迪亚拉患上严重肺水肿。他把手心、脚心搓热,在授课的时候靠吸氧气罐,撑着把课讲完。

        但一回到宾馆,他却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用尽仅存的体力把椅子抛出去,“砰”的一声才把隔壁的助手引来。一个当地村民开着越野车,连翻两座山,总算把几乎昏迷的迪亚拉送到了县城医院。

        不止一次有人问起,为什么留在中国,不回非洲?那里也有很多人需要他。

        “地球就是一个村子,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村医’。每个人在自己的领域把事情做好,这个村子里的每一个人就都没有大问题了。中国也好,马里也好,国籍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迪亚拉说

        责任编辑:张轶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五分彩快开彩票